标准版

您所在的位置: 首页 >>党建工作 >>支部工作

党建工作

支部工作

语言的幽默

字号: + - 14

王啸天

一、永定门

106路无轨电车从北京东直门始发站一出发,售票员就催促大家买票。在纷纷购票的乘客中,有一位老大娘,朝着售票员高喊:“我去永屁股门!”顿时, 周围一片哗然。售票员立刻反问:“什么车站?”老大娘用更大的声音又喊一句:“永屁股门车站!”周围又是一阵大笑。这时,附近的另一位老大娘告诉售票员: “是永定门车站,东北人管定(腚)叫屁股”.。

二、不是个东西

一个外国学生在北京学中文。学习中发现“东西”二字用的机会特别多,什么买东西、卖东西、扔东西、捡东西……于是对老师说:“老师,你也是个东 西”,他发现老师有些不高兴,立刻改口说:“老师,你不是个东西”,他发现老师更不高兴了,马上又改口说:“老师,你到底是个东西,还不是个东西?”

三、手表

德国一对年轻夫妇学习中文特别专心。为了练习口语,他们规定每天全用中文说话,谁也不能说德语。

学习中,他们发现中文里出现“子”的机率特别高,而且都是名词,如房子、屋子、桌子、椅子等。一天,先生过生日,太太为他精心挑选了一块手表,作为生日礼物。

为了让他惊喜,太太让先生猜,给他买了什么礼物。先生猜了许多都不对,最后,太太来到先生的耳边,轻声地告诉他:“我给你买了一个表子”。

四、你好吗?

传说一位外国教授到北京参加学术会议,临行前匆忙学了一句中文“你好吗?”

在北京的冷餐招待会上,一位男士为他倒酒,教授一边起身,一边向他打招呼:“你吗好?”教授立刻从对方的表情中发现自己的话好像不对,于是找机会去卫生间作了一番修改。

回到餐桌后,又来一位年轻女士为他敬酒,教授立刻起身,恭敬而自信地向他打招呼:“吗你好!”。

五、第三者

一天,12岁的外孙突然问我:“姥爷,你有没有第三者?”这一问把我说愣了,立即问他:“为什么你问姥爷有没有第三者呢?”他立刻回答:“我就是第 三者啊”,我更好奇了,追问这是什么意思,于是外孙给我解释道:“姥姥、姥爷是第一者,爸爸、妈妈是第二者,那我和弟弟不就是第三者了吗?”,这时我才恍 然大悟,马上纠正他:“那叫第三代,不是第三者”。

六、一张答卷

1986年,辽宁中医学院骨伤专业有一名男生,他在考试中回答一道中医基础理论题,结果出了这么一段笑话,在师生间流传甚广。

考题是:举、按、寻是什么意思?其正确回答是:看脉时要注意举、按、寻。举,是轻轻地按脉;按,是较重地按脉;寻,是在轻重之间认真体会脉的正确位置。

这位学生不假思索,立刻作出以下回答:举,是举起病人的肢体;按,是按住病人的腹肌;寻,是寻找病人的家属。

七、死去活来与出生入死

80年代初,有一次坐火车,我对面的两个中年旅客有一段精彩的对话。

甲问乙,你做什么工作?乙回答:“我的工作是使死人变活”。甲听后立刻明白,说:“你是电影放映员”,乙频频点头。乙又问甲,你做什么?甲回答:“我的工作是把活人变死”,乙听到也立刻明白“你是摄影师”。

旁边的一位青年旅客听得非常认真,他立即对他们的工作做了总结,说那位电影放映员的工作是“死去活来”, 而那位摄影师的工作是“出生入死”。

八、都是语法惹得祸

有一次我们老朋友相聚,又一次议论起学外语的困难。一位朋友说,外国人学中文也不容易,随后便给大家讲一段前几年发生的故事。

他说不少外国年轻人学中文很用功,相传有位男青年学中文时,特别注意句子的时态,像过去时、完成时等等,并逐步发现带“了”的字都是完成时,如吃了,喝了,来了,去了等。

这年轻人的父母能说流利的中国话,有许多中国朋友。 一天,她父母的一位中国朋友给他家打电话,找他的父母。这年轻人在电话中回答:“他们不在了”,老朋友大吃一惊,马上追问:“你父母上哪去了”,年轻人又 回答:“他们不在了”。老朋友还是不信,又继续问:“你说你父母不在了,是谁不在了?什么时间?”电话又回答说:“我父母都不在了,是今天上午”。老朋友 听后十分震惊,心想:“前几天见面都还好好的,怎么突然都去世了呢?”于是,他断定那两口子一定是出了什么意外,他立刻把消息告诉了一些相熟的老朋友。

下午,赶到老朋友家,发现己有10多位老人早己匆忙赶来,有年迈柱棍来的,还有因伤残坐轮椅来的,一眼便看到那年轻人的父母在人群中谈笑风生,气氛和谐。来的人都在问是怎么回事。

这对外国朋友反复给大家讲,说他们今天上午出去办事了,不在家。接着,在场的人不断给那年轻人讲,是“不在”,不是“不在了”,“不在”和“不在了”区别很大。你这句话把我们大家都吓坏了。

九、慢慢地、慢慢地

有一次,一位洋人到家来除草,我心想,除完的草留下来,可慢慢地腐烂变成肥料,以后种菜就不必买肥料了。可我不会说英语,要说这么复杂的话就更说不 好了。不好说也得说,否则,他除完草一定会把草带走。于是我给他一个大塑料桶,边说边做手势,让他往桶里倒草。这时洋人马上明白我的意思,是要留作肥料, 他立即对我说几句话,意思是说这不能当肥料。他正要倒草时,我又用双手上下摆动作手势,说慢慢地,慢慢地就会变成肥料。其中…慢慢地、慢慢地”一词我是用 英语说的,他听见这…慢慢地、慢慢地”,又看我的手势,就慢慢地倒草,我越说…慢慢地”,他倒草的速度就越慢,最后慢到比电影里的慢镜头还要慢。这时邻居 一位老妇人从窗户探出头来,上下打量,左右观察,十分奇怪,不知我们在干什么。


  • 标签: